巨头入场散户转型 猪肉市场供需矛盾趋于缓和

2020-09-30 10:26:53    来源:北京商报    

“双节”将至,猪价却悄然下行一个月,多少有些出乎意料。从非洲猪瘟疫情集中爆发至今,国内猪价就持续在高位盘旋了一年有余。近期和缓的市场曲线似乎也暗示着在规模养殖成势的当下,国内产能恢复在望,供需矛盾趋于缓和。

在过去两个月中,北京商报记者实地探访并辗转联系了大量养殖户及养殖企业,地域覆盖国内东北、华北、华南区域省市。这些猪场在规模上大小各异,却在持续的高低起落中共同见证着这一传统行当的悄然洗牌。

巨头入场,散户转型,各占去半壁江山。然而,行业的洗牌并非一蹴而就,纵然竞争逻辑日趋精巧,面对阴晴不定的市场行情表,他们的每一次投石问路依然牵动着市场神经。

意外的平静

“双节”临近,猪肉消费峰值未现。

按照往年节律,中秋节、国庆节到来之前会迎来一波猪肉的消费高峰。但从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来看,今年9月,猪肉的市场批发价虽依然在历史高位盘桓,但其狂飙之势显露出疲态。据最新数据显示,9月25日,全国每公斤猪肉市场批发价为46.57元,较月初的48.22元降幅达3.42%。

市场批发价微颤背后是生猪出栏价的剧烈波动。根据搜猪网监测数据显示,截至9月28日,全国瘦肉型生猪出栏均价已降至33.8元/公斤,较9月初37元/公斤下降超3元/公斤。

“猪肉价格整体下跌幅度比较明显,这也意味着一头220多斤的出栏肥猪利润可能要缩水300多元,同时养猪人在生猪价格下跌与饲料成本上涨的双重夹击下,其整体利润也在大幅度缩水。”搜猪网高级分析师冯永辉在采访中公开表示。

搜猪网分析师钱涛分析指出,许多养殖户担心“双节”之后猪肉需求量会降低,所以选择在节前出栏大量肥猪。他们认为赶在屠宰企业备货期间出栏价格可能会好,但是集中出栏的现象十分明显,反而起到了反作用,使得肥猪价格出现了明显回落。

不过,就在猪肉价格累计下滑近一个月之际,9月27日-28日,各地屠宰结算价出现了飘红迹象。搜猪网分析师王磊判断,这是由于下游屠宰量有所提升,近期散户存在惜售情绪导致。但鉴于供应整体充足,市场价格上涨难以持续较长时间。

“天气越来越冷,猪肉的消费也将走向旺季。但目前我国生猪产能还没有恢复,至少在未来半年内,猪价仍会保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中科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国祥说。

失落的养殖户

预期的小高峰没来,中秋前的这些日子,猪价在大多数时候仍在不动声色地下滑。即便身处全国猪肉最金贵的海南,养殖户陈福胜也丝毫不敢大意。

陈福胜有个2000头育肥猪的猪场。按照猪周期,8、9月正赶上育肥猪出栏的时节,这时候正是中秋和国庆,猪肉也能出个好价钱。不过,今年大家都失算了。“一般猪长到这会儿有200多斤了,这种猪我们叫‘饭桶’,因为不会再长大,出不了手就意味着继续投入饲料,但这个过程不产生任何收益。”

“如果这样掉下去,是要亏本的。”陈福胜计算,目前一头小猪苗价格在1800-2000元之间,母猪苗更贵。后期收购价按照每斤15元计算,等涨到250斤出栏,减去饲料投喂、人工成本还有一些猪病等意外损耗产生的大约1400元,每头猪能盈利500元左右。“如果收购价掉到13块钱还没卖出去的话,就不好说了。”

近期,他又添一桩心事。时下正值“禁抗令”落地初期,这意味着养殖户们要在学习规范养殖的同时,想办法攻克其带来的成本波动。“以前饲料里会加一些抗生素,现在不加了,就需要为小猪仔准备更多储备金,以防它们生病。之前我是买饲料,最近在考虑自己制作,也能便宜一些。”

被压力赶着,陈福胜建了个微信群,专对来自全国各地的养殖户开放。群成员基本来自山东、黑龙江、河南等地区,都是生猪养殖散户。他们进群的主要目的是想了解基本行情并积累更多人脉,帮忙找高价收猪的客户。

中招即出局

“算一笔账,以前一头小猪苗价格大约300块钱左右,屠宰场收购价约8元一斤,除去饲料和人工费用的1200元,养殖户从每头育肥猪身上差不多能赚500多块钱,和现在差别不大,但这两年大家胆子越来越小。”陈福胜说,对养殖场而言,这时候如果遭遇一场非洲猪瘟,东山再起的可能太小。

在他眼里,去年集中爆发的非瘟疫情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让所有上场的人都在刀锋上走。“疫情闹得凶的时候,我们这发现一头感染了非瘟的病猪,方圆5公里的活猪都得被扑杀。只要疫苗没出来,我不敢让别人轻易进猪场。”

2019年,财政部、农业农村部将非洲猪瘟纳入强制扑杀补助范围,具体补助标准因地制宜。同期,中央财政提前下达了2019年动物防疫等补助经费。截至同年11月21日,国内共报告发生160起非洲猪瘟疫情,扑杀生猪119.3万头。

陈福胜回忆,按照当时的价格,每头大猪750元的补贴尚且是可以保本的。“一般补贴先下放90%,剩余的10%留着后期发。一折腾两折腾,除了本身家里有母猪储备的,能重新开张的养猪户太少。”

山东养殖户韩奇祥是群成员之一,他也参与讨论,但听到报价并不公开发表看法。“有些人急着出手猪苗,把价格压到1200-1300元/头,没人能担保这猪不是病猪。如果是病猪,买回去就得全军覆没。不过能看出,压这么低,大家是真着急。”

“巨头”入场

产能要恢复,有人出局就有人上场。当资本门槛被抬高,尝到甜头的秘诀就是带资进场,变成资深玩家。“带资进场,就是要么自己有猪,要么自己有钱。”韩奇祥说。

和散户的观望情绪不同,近两年企业尤其是大企业在“猪市”的表现格外抢眼。今年3月,万科集团(以下简称“万科”)成立食品事业部;7月底,其旗下全资控股企业成功收购一家位于山东的养猪公司。在地产界,万科这一举动已不算早,更早前的2018年6月,碧桂园农业控股有限公司就已揭牌;2016年,恒大董事长许家印则投资3亿元,在贵州援建110多个养猪为主的农牧基地。

而对于龙头猪企,微小的价格波动确实能带来其二级市场的连锁反应,但其扩围圈地的步调并没有减速的意思。9月至今,新希望集团(以下简称“新希望”)每股价格从一度破41元一路下跌至28元;同期,温氏股价也从25元滑落至20元;牧原从98元落至80元。

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向新希望提问,季节性波动对公司经营成果影响几何?公司回答称,养猪等产业有大小周期,导致头均盈利也不一样。但公司整体经营保持着持续增长,季节波动也并不影响逐步提升的大趋势。

天风证券预计,在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下,我国养殖产业的集中度有望加速提升,预计未来3-5年,牧原股份、温氏股份市占率均有望超过10%,前十大养猪集团市占率有望达到40%-50%,头部养殖集团迎来发展的黄金期。

“在全国布局扩围,这是肯定的。”北京六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符开星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2年至今,六马科技已在全国通过合资或独资方式布局了16个种猪公司,达到基础母猪规模近2万头。其中,不同的猪场延伸的是色、香、味、型的不同特性。

联手不易

眼下,非瘟疫情仍在国内不定点爆破,养猪成了时下的高风险行业。填补缺口、恢复产能的需求依旧迫切,引导散户加入规模化养殖成了大势所趋。

2019年12月,农业农村部印发《加快生猪生产恢复发展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帮扶中小养殖户恢复生产。推动大型生猪养殖企业与地方对接,通过“公司+农户”、托管租赁、入股加盟等方式,对中小养殖户实行包片帮扶,带动有能力有意愿的中小养殖户增养补栏。

从温氏股份和牧原股份两家养殖企业的饲养模式来看,“公司+农户”模式正在成为大型养殖企业的一种主要扩张方式。但即便面对高昂投资,想说服养殖户联手企业并不容易。在接受采访的几名养殖户中,并没有人愿意被纳入龙头企业的扩张版图里。他们讲不出太精确的道理,但觉得这样不太划算。

“和企业联手比较好的一点是保本不亏。”陈福胜说,他曾有身边的朋友和公司合作,但没多久就退出来了。“这种模式用的是自家场地,企业会提供猪苗、药和饲料,这些不太需要掏钱。但操心养一场,就算一头猪能赚2000块,到自己手里可能只有500块钱左右,不太划算。比起公司到手的暴利,干这活就是打工,为什么不去干其他事?”

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产业经济学系教授曹和平眼里,猪价长期波动更深层次的原因根植于社会发展。“近年来,我国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导致板块人口出现变化。久而久之,养猪人变少,产能下降已经是大势所趋。”

“我们需要恢复产能,但不能去强制农户参与规模养殖。可以在防护措施相对到位的情况下鼓励大家适度规模养殖,比如200-300头的样子。但如果规模太小,农户确实不容易赚钱。”李国祥表示。

钱涛指出,未来养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将集中在生猪养殖效率、屠宰深加工和食品品牌建设。“等到规模化高度发展之后,我们的效益来源于深加工和品牌溢价。这恰恰也是生猪行业转型升级的必修课。”(文中采访对象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h001]

联系我们:434 921 46@qq.com

版权所有 重播新闻网 www.zhongboxinwen.com 豫ICP备2002377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