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阅读《元尊》:天蚕土豆(完整版)

 时间:2018-11-07 15:27:40来源:厂家供稿

 

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新书《》已出,作者:天蚕土豆

第一章 蟒雀吞龙

灯火通明的内殿之中,金碧辉煌,气势威严,殿内有着长明灯燃烧,其中燃烧着一颗青石,袅袅的青烟升腾而起,盘绕在殿内。

那是青檀石,燃烧起来会释放出异香,有着凝神静心之效,乃是修炼时必备之物,不过此物价格不低,能够当做燃料般来使用,足以说明此地主人颇有地位。

内殿中,一名身着明黄袍服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面容坚毅,眼目之间有着威严之气,显然久居高位,而其身后,隐有气息升腾,似炎似雷,发出低沉轰鸣之声。

只是若是看向其右臂,却是发现空空荡荡,竟是一只断臂。

在他的身旁,还有着一位宫装美妇,她娇躯纤细,容貌雍容而美丽,不过其脸颊,却是显得分外的苍白与虚弱。

而此时的这对显然地位不低的男女,都是面带着一丝紧张之色的望着前方,只见得在那里的床榻上,有着一名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盘坐,少年身躯略显单薄,双目紧闭,那张属于少年人本应该朝气蓬勃的脸庞,却是萦绕着一股血气。

那股诡异的血气,在他的皮肤下窜动,隐隐间,仿佛有着怨毒的龙啸声传出。

而伴随着那道龙啸,少年额头上青筋耸动,身体不断的颤抖着,面庞变得狰狞,似乎是承受了难于言语的痛苦。

在少年的身侧,一名白发老者手持一面铜镜,铜镜之上,有着柔和的光芒散发出来,照耀在少年身体上,而在那光芒的照耀下,少年面庞上的诡异血气则是开始渐渐的平复。

血气在持续了一炷香时间后,终是尽数的退去,最后缩回了少年的掌心之中。

白发老者见到这一幕,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身来,对着一旁紧张等待的中年男子以及宫装美妇弯身道:“恭喜王上,王后,这三年一道的大坎,殿下总算是熬了过来,接下来的三年,应当都无大碍。”

中年男子与宫装美妇闻言,皆是面露喜色,紧握的拳头都是渐渐的松开。

“秦师,如今元儿已是十三,一般这个年龄的少年,都已八脉成形,可以开始修炼了,那元儿?”身着明黄袍服的威严男子,期待的望着眼前的白发老者,问道。

听到此问,白发老者神色顿时黯淡了一些,他微微摇头,道:“王上,这一次老夫依然没有探测到殿下体内八脉...”

威严男子闻言,眼神同样是黯淡了下来。

在这天地间,修行之道,始于人体,人体内拥有着无数经脉,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八大脉,而除了某些特殊的情况,一般的人,体内的八脉要在十二三岁左右时,方才会渐渐的成形,而这个时候,就需要将这八脉找出来,只有找到了这八脉,才能够开始修炼,吞纳天地源力,打通八脉。

这就是开脉境,一切修炼之始。

而修炼者因吞吐天地本源之力,蜕变自身,故而也被称为源师。

秦师瞧得中年男子面庞上的黯淡,也是有些不忍,轻叹一声,道:“殿下本是圣龙之命,当惊艳于世,傲视苍穹,怎料到却遭此劫难...”

中年男子双掌紧握,一旁的宫装美妇也是眼眶红润,然后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王后保重身体,您先前损失大量精血以滋养殿下,不可心绪激荡。”秦师见状,连忙出声道。

宫装美妇却是摆了摆手,眼露哀色的望着那盘坐在床榻上的少年,道:“元儿体内之毒,三年爆发一次,一次比一次厉害,想要根除,唯有依靠他自己,可如今他八脉不显,三年之后,又该如何?”

秦师沉默了一会,缓缓的道:“三年之后,外力压制将会失效,若还是如此,恐怕殿下,性命堪忧。”

此言一出,殿内顿时一片沉默,中年男子双掌紧握,身躯微微颤抖,而宫装美妇,更是捂着嘴发出低低的泣声。

“这么说...我的寿命只剩下三年了?”沉默之中,忽有一道略显稚嫩,但却平静的声音,突然的响起。

大殿三人闻言,都是一惊,连忙抬头,只见得床榻上的少年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正望着他们。

三人面面相觑一眼,显然都没想到少年苏醒得如此之快,要知道以前,他可是要昏睡两三天才能缓过来。

“元儿...”

被称为元儿的少年,名为周元,而眼前的中年男子与美妇,便是这大周王朝的王上与王后,周擎,秦玉。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元尊即可免费阅读!

周元抿了抿嘴,稚嫩的脸庞显得有些苍白,或许是因为从小身子单薄,他只能多读书的缘故,看上去有些书卷气,他沉默了片刻,缓缓的伸出手掌。

只见得在其掌心处,竟是有着一团暗沉的血色,那道血色犹如是烙印到了血肉最深处,它慢慢的蠕动着,看上去仿佛一条张牙舞爪的血龙一般,隐隐的,似乎有着浓浓的怨憎之气,自那其中散发出来,令人不寒而栗。

“父王,母后...这一次,你们总该告诉我,在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周元盯着掌心中这犹如一条小小血龙般的东西,牙齿忍不住的紧咬起来,就是这个东西,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般的痛苦。

每过三年,这个东西就开始作怪,犹如是要将他浑身的血肉一寸寸的给吞噬了一般,带来无边的痛苦。

听到周元的话,周擎与秦玉面色都是变得没有了多少血色,特别是前者,拳头紧握,脸庞上浮现着浓浓的悔恨与自责之色。

沉默持续了半晌,空气都有些凝固,周擎终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嘶哑的道:“这是,怨龙毒。”

“怨龙毒?”周元眉头紧皱,不明所以。

周擎手掌有些颤抖的摸着周元的脑袋,道:“这些事,如今你也应该知道了,元儿,你知道吗,你是我周家圣龙!”

周元忍不住的苦笑一声,有这么惨的圣龙吗?连体内八脉都找不到。

周擎坐在周元身旁,声音低沉的道:“元儿,如今我们大周王朝,在这无尽的苍茫大陆上,或许只能算做偏隅小国,但你却是不知,十五年前,我们大周,却是巍峨大国,诸国来朝,威震四方。”

周元小脸上浮现一些惊讶之色,这苍茫大陆上,王朝帝国众多,而他们大周王朝在其中并不算太过的起眼,没想到以往还有如此地位?

“你可知那大武王朝?”周擎在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一字一顿,仿佛是刻骨铭心。

“大武王朝?”周元点了点头,大武王朝,乃是这苍茫大陆中顶尖级别的王朝,国运鼎盛,源师无数,比起他们大周,可谓是巨人与矮子。

周擎的眼睛,却是在此时一点点的通红起来,眼中流露出深深的仇恨:“那你可又知道,在十五年前,如今的大武皇室,却只是我们大周王朝的臣属?”

周元的眼中终于是出现了一丝震惊之色,如今那大武皇室,竟然曾经是他们大周的臣属?他们大周十五年前,竟然是如此的强大?

“那...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周元忍不住的问道。

“在我大周成立的数百年间,武家一直跟随我们周家四方征战,忠心耿耿,后来我们大周立国,念其功劳,更是封武家为世袭武王,享受无边权利,而武家也在百年间,守护大周边境,震慑四方。”

周擎身体微微颤抖,眼中的血丝在此时攀爬出来:“然而,谁都没想到,十五年前,武家忽然发动叛乱,到得此时,我们周氏皇族方才发现,经过这些年的韬光养晦,那武家已经拥有了极为强大的力量,而且王朝内的诸多封王,都是被其所拉拢。”

“短短不到一年,我们周氏溃败,一路南逃,逃向我们周氏发迹的祖地,也就是如今我们大周的这片地域。”

“我不知道武家为何会叛变,他们在我们大周享有的地位,丝毫不弱于皇族...”

“直到后来,密探从武家得到了一些情报,那是一句流传在武家内部数百年的预言...”

“预言?”周元微怔。

周擎咬着牙齿,一字字的道:“蟒雀吞龙,大武当兴!”

“蟒雀吞龙,大武当兴?”周元轻轻的念了一次,却是不明其意,道:“这是什么意思?”

周擎的眼睛在此时变得赤红起来,他盯着周元,眼神无比的哀痛:“当初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直到那一天...”

“我们大周溃败,我率领着大周残部,不断撤退,武家紧追不舍,直到追击到我们脚下这座大周城,但武家却是围而不攻,仿佛在等待。”

“等待什么?”周元感觉到一股不安。

周擎盯着周元,脸庞上浮现出一股似哭非哭之色,那种绝望与愤怒,让得周元心都是在颤抖。

“他们在等待你的出生。”

周擎的这句话,让得周元心头剧震,一脸的措手不及。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元尊即可免费阅读!

在那一旁,周元的母亲,秦玉已是捂着嘴,发出了压抑到极致的哭泣声。

“你知道你出生的时候是怎么样的吗?”周擎望着周元,眼睛血红的道:“元儿,你出生的那一刻,天有异象,紫气蒸腾,有龙气缠身,龙吟震天地,乃是圣龙气象。”

“你天生八脉自开,刚刚出生,就已迈过开脉境,直达养气。”

“这是传说中的“圣龙气运”,亿万无一,未来可入大境界,与天地同光,日月同寿,你是我周家前所未有的圣龙!”

周擎语气无比的激动,浑身剧烈的颤抖着,当周元出生时,可以想象他是何等的激动,天不亡周家,在这危难时刻,让得他们周家迎来了圣龙诞生。

周元也是睁大了眼睛,显然是无法想象,在他出生之时,竟然会有如此异象。

“那...那为什么...”他手掌微微有些颤抖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既然他是天生八脉自开的话,那为何如今却是体内连八脉都是找不到?

周擎激动的声音噶然而止,他眼中的光芒,仿佛是在此刻散尽,只有着浓浓的悲哀之色,他神色灰败的道:“因为就在你出生的那一刻,城外武王之妻,也是诞下了一男一女,男婴身缠蛟蟒之气,女.婴头有灵雀之气,也是身具气运!”

“而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那武王之妻,怀胎已是足足三年,却始终未产,却是在今日,突然产下...”

“以往我还尚不知为何,那时却是终于明白过来,传闻同年同月同日生者,可互噬气运,原来,那武家筹谋多年,所为的,并不是简单的谋我大周,而是谋我周家之龙!”

周元张了张嘴,一股寒意自脚底冲上了天灵盖:“这是一个阴谋!”

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这显然是一个酝酿百年,并且针对着他们周氏,甚至...专门针对着他的一个大阴谋。

为了此,他们甚至使劲手段,让那武王之妻三年不产,就是在等他!

周擎点了点头,声音嘶哑的道:“的确是一个阴谋,武家在我大周隐忍数百年,为我大周南征北战,尽取信任,然而谁都没想到,他们的百年隐忍,都是为了你而来!”

“那一日,武王入城,以亿万大周子民为要挟,要在我与你母后面前,夺你的圣龙气运...”说到此处,周擎的眼中甚至是有着血泪流淌出来。

在那一旁,秦师也是面色悲痛,他声音低沉的道:“那一日,王上为了保护殿下,与武王战于大周山,却是不敌,被其斩断一臂,若不是那武王怕其他人毁了殿下的圣龙气运同归于尽,恐怕连王上都得战死其手。”

“而为了顺利的夺得殿下的气运,武王立祖誓,百年内大武不踏足大周半步。”

当年那可怕的一幕再度从脑海深处涌了出来,一旁的秦玉,再也忍受不住情绪,跪倒在了周元身前,将他紧紧的抱住,痛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

“元儿!我可怜的儿!母后对不起你!”

那一日的残酷记忆,再度被血淋淋的撕开,她清晰的记得,刚刚出生的周元,被当做阵眼,置于武王所布置的祭坛之上。

而在祭坛中,还有着那武王刚刚出生的一对儿女。

只不过,一个是被夺,两个是在得。

气运剥夺,犹如血肉剥离,那种痛苦难以想象。

而那时候的秦玉,刚刚得子之喜,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孩儿在那冰凉的祭坛中,承受着无边痛苦,将稚嫩的声音都哭得嘶哑起来。

那种绝望与无力,几乎是令得那时候的她惨些晕死过去。

噗嗤。

而因为心情激荡,秦玉脸颊瞬间苍白起来,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染红了周元的头发。

“母后?!你怎么了?”周元大惊,急忙帮秦玉搽去嘴角的血迹。

一旁的秦师赶紧走上来,掌心散发着柔和之气,自秦玉天灵盖灌注而进,帮助她稳住体内的气血,他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秦玉,然后对着周元叹息道:“殿下,你也莫怪王上与王后未能保护好你,王上当年拼尽了一切,险些战死。”

“而王后更是在当初你被剥夺气运后,将自身精血注入你的体内,之后年年为你输血,如此殿下才能够活到今日,不过王后也为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她每输血一次,都将会减寿三年,十二年里,她已减寿三十六年,元气大伤,如今已是仅有不到十年的寿命。”

“什么?!你说什么?!”

周元听到此话,顿时如遭雷击,眼中血丝疯狂的攀爬出来,先前即便是听见自身气运被夺,他都未曾有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毕竟这些事发生在他年幼不记事时,因此对那所谓的“圣龙气运”也没有太过强烈的归属感,即便被设计剥夺,也只是感到有些震惊。

武家设计他百年,他心中虽有波澜,但却能够压制住,但他们将疼爱他的母亲逼到寿元枯竭,却是让得周元心中第一次拥有了无法遏制的杀意。

所以,当此时听到秦师这句话时,周元再也保持不了情绪,浑身血液都在疯狂的对着脑子涌去,令得他的脸庞变得血红,清秀的稚嫩面庞,竟是显得有些狰狞起来。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元尊即可免费阅读!

“武家,你们安敢逼害我母后!真该死!”

周元浑身颤抖着,眼睛血红,一股滔天般的震怒与杀意自心头涌起。

周擎将秦玉抱起,让她靠在玉榻上,此时他的头发仿佛都是在此时苍白了一些,威严的气势荡然无存,他语气木然的道:“天地间有气运一说,武家底蕴单薄,想要立国,绵延后代,震慑四方,那就必须需要足够的气运支撑,而你的圣龙气运,就是最佳之物。”

“武王夺你气运,赐予其子与女,自此,大武有龙凤相护,国运鼎盛,大武王朝的兴盛,全是因为夺了你的气运。”

“而你身怀的圣龙气运,被那蟒雀之命强行掠夺,自然就产生了强烈的怨恨之气,那武王故意将这怨恨之气封于你的体内,从而形成了怨龙毒,它吞食你的精血不断的壮大,直到某一天成熟爆发,就会将你的生机彻底吞灭。”

“同时你圣龙.根被破,天生八脉消退,直到今日,八脉都未曾再显,修行之路艰难...”

周擎声音苍凉,其中透着无边的无力,难以想象,那一日对他们周氏而言,是一种何等绝望。

那一日,城外蟒雀齐鸣,霞光万丈,借势蜕变。

那一日,城内圣龙哀鸣,化为青烟,袅袅而散。

此为,蟒雀吞龙。

第二章 源纹

内殿之中,一片寂静,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周元望着坐在身旁的周擎,后者平日里显得威严的面庞,在此时充满着无力与颓丧,显然,当年的这件事对于他而言,也是有着非常大的打击。

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仇人当着他的面,夺了气运,破了根骨,而自身却是无能为力,可以想象,那对任何一位父亲而言,恐怕都是一种耻辱。

周元紧咬着嘴唇,他清楚周擎的性格,想来那时候若不是为了保全大周上亿的子民,恐怕他真的会选择与武王玉石俱焚。

“原来这就是我八脉始终不显,难以修炼的根由,这武王,可真是好狠毒的手段。”周元望着掌心中缓缓蠕动的一团暗红,眼眸有着一抹愤怒之色。

这武王,夺了他气运,毁了他的圣龙.根还不罢休,显然还打算斩草除根,让得他被这怨龙毒,一点点的逼迫至死路。

而且,最让得周元震怒的是,他的母后还因此元气大伤,寿元仅剩不到十年。

周元深吸一口气,将心中那种翻涌的愤怒缓缓的压制下来,望着一旁昏睡过去,但脸颊一片苍白的秦玉,心如刀割,问道:“父王,那母后怎么办?她的寿命...”

周擎沉默了一下,缓缓的道:“天地间,有着增补寿命的天材地宝,若是能够得到,倒是能够延长你母后的寿命,但是...”

说到此处,周擎苦笑道:“那种天材地宝,何等稀罕,我曾倾尽咱们大周诸多人力搜寻,但依旧难有收获。”

“我们大周,毕竟不如当年,如今龟缩一隅,也仅仅只能勉强自保。”

周元手掌紧握,这一刻,他终于知晓了拥有着力量的好处,如果他能够拥有着力量,就算是再危险的绝境,他都可以去探寻,去找寻那种能够增补寿命的天材地宝。

可是,体内迟迟不显的八脉,却是令得他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周元咬了咬牙,声音低沉的道:“父王,我就真的不能成为源师了吗?”

他的母后为了他,损耗精血,自折寿命,身为人子,怎能坐视不管?而且...那武家对他们大周以及对他所做的这一切,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如今知晓了,那么这一笔债,也就不能这么轻易的揭过去。

但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他拥有着足够的实力之上。

而这天地间,掌控最强力量的那一群人,自然便是源师!

听到周元的话,周擎眉头紧锁,仿佛是在沉吟着什么,好半晌后,方才轻声道:“你真的不愿放弃?”

周元轻轻摇头,这些年的苦难,虽然令得他饱受折磨,但也令得他拥有了超越这个年龄的成熟与坚韧。

他知道,在那武家反叛,夺了他气运的时候,两者之间,就已是不死不休。

如今他们大周还能够苟活,完全是因为那武王当年所立的祖誓,可以想象,一旦当百年达到之日,武朝必定第一个将他们大周血洗,以绝后患。

所以,想要改变这种结果,他自身,就必须拥有足够的力量。

周擎对于周元表现出来的坚定,也是有些欣慰,微微沉默之后,大手重重的拍在了周元肩膀上,道:“好!不肯轻言放弃,不愧是我周擎的儿子!既然你有此愿,那父王自然要倾力助你!”

“父王有办法?”听到周擎此话,周元眼睛顿时一亮,惊喜的道。

周擎微微点头,旋即又是苦笑一声,道:“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连我也无法确定此法究竟有没有效果。”

“什么办法?”周元迫不及待的模样,总算是有了一些少年人的活力。

“三日之后,便是祖祭,这一次,你随我一同前去祖地。”

周擎没有细说,只是笑了笑,旋即他声音一顿,继续道:“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周元一愣,疑惑的道。

周擎正色道:“不管你到时候能否开脉,你都不可放弃学习的源纹之道,你要知道,如果你八脉依旧不开,那么修行源纹,就是你最后的出路,而源纹修到高深处,未必不能压制你体内的怨龙毒。”

这天地间,源师为主流,但却并非唯一,而是在这上面百花齐放,开辟出了诸多路子,如这所谓的源纹一道,最是博大精深。

在八脉未显的这些时间中,周元便是在周擎的授意下,修习这源纹一道,毕竟所谓技多不压身,很多源师其实都会粗略的学习一些源纹。

周元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实他明白周擎话中的深意,那是担心他到时候依旧八脉不显,在无法成为源师后会自暴自弃,放弃最后的一条路。

周擎点点头,脸庞上也是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你先休息一日,明日依旧去大周府进学,三日后,我会带你去祖地。”

“好!”少年的声音之中,充满着浓浓的期盼。

周擎笑着摸了摸周元的头,然后抱起昏睡过去的秦玉,与一旁的秦师,走出内殿。

周元望着周擎的背影,那个平日里威严的背影,在此时却是透着一股令人心酸的无力与暮气,他知道曾经的父王应当也是雄心壮志,但却被残酷的现实一点点的消磨殆尽。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元尊即可免费阅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便是那武王。

周元嘴唇紧紧的抿着,略显文弱的稚嫩脸庞上,却是浮现了一抹冷冽。

“武家,武王...这些债,我们以后,再来一笔一笔的算!”

...

翌日。

清晨来临时,周元便是在一队护卫的保护下出了王宫,直往大周城西北区而去,在那里,坐落着大周府。

所谓的大周府,乃是周擎前些年亲自下令创建,同时调集军中高手作为导师,而大周府招收生员时,也不分地位高低,即便是平民,只要拥有着天赋,依旧能够被准许进入大周府修行。

这些年来,大周府为大周培养了不少的人才,故而其地位,在大周王朝内也是越来越高,所以即便是周元这个殿下,都是在此学习。

大周府大门口处,防卫森严,身披甲胄的护卫严格的检验着所有进入者的身份牌,不过这道程序,周元自然是免了,在这大周城内,恐怕没人不认识他这个殿下。

“拜见殿下!”

所以当周元出现在大门口时,那些守卫皆是对着他恭敬弯身。

“殿下。”来来往往的还有着不少大周府的学员,皆是在此时对着周元露出笑容,神色中有着一分尊敬。

周元也是笑着抱拳回礼,他知道,这些学员大多数都是平民的身份,所以他们对他的尊敬,更多的是因为他父王建立了大周府,让得他们这些平民也是有了提升地位,改变命运的机会。

大周府,西苑。

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堂中,整齐有致的摆放着一张张书桌,书桌前,众多少年少女跪坐,气氛安静。

在第一排的一张书桌前,周元也是安然跪坐,在他书桌上,有着一方光洁玉板,一侧还平躺着一支暗红色的长笔。

这支笔通体如红玉所铸,笔头的毫毛乃是以炎鼠腹部最为柔软的毛发所制,纤细中闪烁着点点光芒,正是一支源纹笔。

如果要说刻画源纹最为重要的是什么,那所有人都会说三个字,源纹笔。

所有的源纹,都需要源纹笔为媒介,方才能够勾画出那玄妙深奥的源纹,从而引动天地间的源气,发挥出莫大的威能。

因此,源纹笔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没有了源纹笔,你在源纹上面的造诣再高,恐怕铭刻出来的源纹威力,都会打上一些折扣。

周元手握这支红玉源纹笔,目光却是看向最前方,在那里,一名中年男子的讲师,正语气平静的讲着课。

“所谓源纹,神魂为引,汇聚笔尖,勾勒源痕,一笔一划,都要以神魂为墨,故而刻画出来的源纹,方才能够引动天地源气。”

“你们要记住,铭画源纹时,需心如止水,不可有丝毫杂念,将手中源纹笔,化为自身一部分,如此方才能够让得神魂聚于笔尖,做到笔随心动,一气呵成。”

“......”

“接下来继续练习一个月前我教给你们的那三道源纹,我希望今天有人能够成功完成其中一道。”讲师在讲解完毕后,便是开口说道。

而此言一出,书苑中顿时响起一片哀嚎声,众多少年少女面色发苦,只因练习这源纹,看似简单,但每一次的练习后,都会让得人神魂损耗,出现困乏之感。

“哼,嚎什么嚎,我教给你们那三道源纹,蛮牛纹,轻身纹以及铁肤纹,都只是入门级而已。”听到这些哀嚎声,那名中年讲师也是严厉的怒斥出声,声音中满是恨铁不成钢。

众多少年少女瞧得讲师发怒,也是缩了缩脖子,不敢出声,然后皆是拿起源纹笔,开始在面前的玉板之上刻画起来。

周元也是微微一笑,手握源纹笔,心神凝定,周遭吵杂的声音顿时被屏蔽得干干净净,心中静如幽潭,他凝视着光洁的玉板,眉心间隐有光芒浮现,紧接着那源纹笔鼻尖处,也是有着微弱的红光闪烁起来。

周元落笔,笔尖缓缓的自玉板上划过,留下了一道道繁复的源痕,这些宛如羚羊挂角般的痕迹,散发着某种韵味,而当它们完整的组合在一起时,又仿佛具备了一种神奇的力量。

每一道源纹,都是由多多少少的源痕组合所形成,一般说来,源纹所具备的源痕越多,其品级与威力就越强。

而周元现在所画的,正是那三道源纹之一的铁肤纹,这只是入门级的源纹,拥有着上百道源痕,不过,想要将这上百道复杂的源痕完美的刻画出来,显然是需要大量的练习。

周元的笔尖犹如水流一般,悄然的流淌,没有丝毫的停滞,有着一种行云流水般的美感。

在这一年中,他因为体内八脉未显,所以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用来学习源纹,所以在这上面,他的底子远比其他的学员深厚。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感觉到,他的神魂,应当也是胜于常人,看来当年他虽然气运被夺,圣龙.根被坏,但幸运的是,并没有伤及他的神魂,想来当时是年龄太小,神魂还未曾凝现,所以躲过一劫。

笔尖流淌,数分钟后,伴随着周元修长手掌轻轻的斜划而下,他面前的玉板上,忽的绽放出一抹光芒,只见上面,一道复杂而充满着韵味的源纹,缓缓的成形。

“好,不错,纹迹圆满,乃是笔下有神,这一道铁肤纹,当算是成功佳作。”而就在周元完成的那一刻,一道赞叹的笑声也是从身旁传来。

周元抬头,只见得讲师不知道何时站到了他的身边,正面带欣赏笑意的望着他玉板上的源纹。

教堂内的其他少年少女皆是抬头,望向周元,眼神中带着一些惊叹,他们这里有些连笔都还没下,结果周元那里却已经成功了。

讲师也是心情好了许多,冲着众多学员感叹道:“你们若是都能有这般学习效率,那该多好。”

众多少年少女闻言,皆是笑着摇了摇头,周元殿下显然在这上面颇有天赋,哪能要求所有人都有这种效率?

不过,就在那众多笑声间,一道古怪笑音,却是突兀响起。

“呵呵,讲师此言差矣,我们主要的心思更多是放在开脉上面,自然是不能如同周元殿下这样全心全力的投入到源纹研习上面,不然的话,岂非是本末倒置?”

这道笑声,略显刺耳,顿时令得教堂内一静,诸多目光顺着看去。

周元也是微微挑眉,视线投去,然后便是见到,在那不远处,一名锦衣少年,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神态懒散的转动着手中的源纹笔。

嘴角的笑意,微带嘲弄。

《元尊》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元尊。即可免费阅读!

在【阅读馆长】回复书名:元尊,即可免费阅读全书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