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免费阅读《仙冢》:司钰/素依(完整版)

 时间:2018-11-07 15:26:30来源:厂家供稿

 

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新书《仙冢》已出,主角:司钰/素依

第一章全城百姓的罪名

“娘娘……今日皇上不来素华宫了。”

素依微睁着眼睛。闻言,一口鲜血吐出。

七日了,皇上夜夜宠幸新纳之妃。

小雅焦急地递上丝巾,“娘娘,要不要奴家把您的病告诉皇上……”

素依摇头,她已经活不过一个月了。他不要司钰担心。

素依知道,自己所中的骨毒,是灵器骨剑剑灵的诅咒。骨剑,乃妖界前妖王死后的身骨所炼,是妖界最强宝剑。

诅咒出。剑灵死,骨剑废。

此骨毒。或无药可解。

出去走走吧。

夕阳红了半边天。映得花草红彤彤的。

素依坐于藤木椅,宁静地感受着余晖的温度。

忽然,素依感觉气温骤然下降。

素依惊诧地睁眼。却对上司钰那深邃的眼睛。

他?他今日不是不来素华宫了么?

素依的疑惑还卡在咽喉,便被倒灌的气流堵了回去。膨胀的气流在胸腔乱窜,竟又是一口鲜血上涌。

素依慌忙去扯丝巾。眼前却是天旋地转。

她什么也没抓到。

原来。她已经被司钰抗在肩上。

终于,一口鲜血吐在司钰的前襟。

素依以为司钰会放她下来,会关切地唤巫医,可入耳却是狠厉的怒骂,“贱货,别给我装可怜。”

司钰扛着她大步走进素华宫,狠狠地摔在并不柔软的大床。

骨毒发作,胸口本就如蚂蚁钻心般疼;这一摔,更是如蚂蚁炸窝。

素依紧紧按着胸口,几乎昏死。

眼前的光影越来越大。

原来,他竟毫不怜惜地压在她身上!

疼痛从胸腔蔓延到四肢百骸,沉沉的质感压抑着呼吸,她的意识开始朦胧,四周光线逐渐昏暗。

四周静默,静默地全世界只有他那沉重的呼吸。

渐渐地,静默成了她的整个世界。

男人的气息久久萦绕鼻尖,时间也被氤氲陶醉,似乎忘却了前进的方向。

忽然,她的意识被一道狠厉叫醒,“贱货,你要的男女交合之事,本皇给你了。本皇要的解药呢,交出来!”

素依差异地看着司钰,“什么解药?”

“别装了,珠妃的亲人就是中了你的妖毒。这个吊坠,就是珠老紧紧攥在手心的证据!你嫉妒珠妃,使邪术毒杀珠士家族;由于珠家子嗣分散,你竟然毒害整座风雨城!”司钰狠狠地说。

司钰手里提着的,是素依放在心尖上的宝贝。

“不是我,我一直呆在皇城,怎可能给风雨城下药?不信你可以问素华宫的丫鬟……”素依看着司钰的眼睛,解释道。

司钰的目光冷厉如冰刃,带着洞穿一切的威压,斩钉截铁道,“你的人,和你一样狡诈,不可信。”

沉重的气势,压得素依呼吸困难,只怔怔地看着那熟悉的陌生人。

狠狠地,司钰抬手,将锁心玉坠摔出。

“不要!”

素依一惊,掌心运真气加速,直奔锁心玉坠,整个人扑倒在地。

终于,抓住了它!

完好无损的锁心玉坠,就躺在掌心。

素依欣慰地笑,笑得凄凉。

可下一瞬,眼睁睁地,素依看着掌心的吊坠碎裂。

玉很脆弱,一踩就碎。

司钰的大脚,狠狠地踩在她掌心!

司钰不紧不慢地挪开脚步,狠厉地质问,“竟敢在我眼皮底下使妖法?”

掌心的痛楚,怎能敌素依此刻心痛。

锁心玉坠,是司钰送给素依的定情信物。

那句“此生只娶你一人”尤在耳畔。

毫不怜惜地,玉和誓言,被他踩碎在鲜血淋漓的掌心。

司钰轻轻挪开脚,狠狠地看着素依。他要用痛楚告诉她,他不仅是她一个人的丈夫,更是天下的皇帝。

看着素依那倔强的神情,司钰愈发厌恶这个心胸狭隘的女人。

“拿下她!”

司钰命令道。

素依想跑,想去查清事情的真相。

可是,一运真气,她便觉丹田生疼。

似乎有千百只蜜蜂在丹田翻滚,她的真气被震得四下逃窜。

噗——

一口鲜血喷吐在地,无力感顺着丹田,蔓延四肢百骸。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仙冢 即可免费阅读!

素依被进门的修士擒住,不甘地看着司钰。

“是锁心玉,我在上面涂了卸灵散。”司钰解释道。

卸灵散,普通人碰了没事。可修士碰了,便三个时辰内功力尽失。

司钰竟然早预算到她会去接住碎玉。

司钰强调道,“你们素家为我打下这万里江山。但请记住,你们,只是众多大功臣中的一个;谁料你居功自傲、掉毛跋扈,竟敢众目睽睽之下谋害珠妃家人,本皇再容你不得。”

素依紧咬着唇。

司钰借素家的法力打下这万里江山之后,便忙于政务,冷落素依。

如今,竟然给素依扣上莫须有的罪名。

默默地,素依将指甲嵌进掌心。

司钰深深地看着她的眸,她那倔强的眸饱含不屈和傲慢。

不承认,就可以蒙混过关了么?

不可能!

司钰不耐烦道,“打入紫禁狱。”

素依颤抖了一下。

紫禁狱,是帝国最凶狠的监狱!

进去的人,从未出来过。

第二章紫禁狱

紫禁狱。

铁链。从两边肩骨下狠狠地穿过,颤颤巍巍地,将素依整个人吊在横梁上。

疼,素依疼得昏睡过去。

本就活不过一个月,如今这般折腾,怕是活不过半月了吧。

血腥味。酝酿得空气愈加沉闷。

穿琵琶骨,是对奇人修士专用的酷刑。

铁索穿肩而过,牵制住浑身经脉。纵有万般本事,此刻也使不出来。

朦胧中,素依感觉自己身处雪山。却不知为何动弹不得。

就在前面,司钰站得笔直、冷冷地看着她。薄唇一张一合。“扒光这贱人。”

冷。

眼睁睁地,素依看着自己的肌肤被冻得红肿。

猛然惊醒,原来刚才只是一场梦。她却已惊出一身冷汗,合着刚泼下的冷水一起滴落。

那盆水模糊了视线。世界只剩朦胧的光点,好美。

“给娘娘请安了。”一道甜甜的声音传来。甜得像醇香的蜂蜜。

素依甩了甩迷眼的水珠。定睛看去,说话之人正是珠心,司钰七日前纳的新妃。

她一身素装,美得像初春盛开的第一朵白玫瑰,令人忍不住爱怜之情。

难怪司钰那么喜欢她。

素依正要问出心中的猜想,珠心却主动承认道,“毒,就是我下的。为了灭掉你逍遥派,陪葬了生我养我的爹娘,还有风雨城三万百姓,可真是大手笔。”

素依不敢置信地看着珠心,“你就不怕我告诉司钰吗?”

珠心微笑着,就在这时忽然向后跌倒。

大门忽然被打开,司钰冲上前抱住珠心。

珠心委屈道,“不关娘娘的事,她没有用真气,是臣妾自己摔倒的。”

狠狠地,司钰看了一眼素依。

素依解释道,“司钰,毒是珠心下的,是她……”

“荒谬!”司钰愤恨道,“珠心的爹娘已被你的妖毒害死,如今又想害珠心?若非穿琵琶骨制住了你的经脉,恐珠心已被你害死。”

说着,司钰扬鞭,长长的鞭子欠满尖锐的倒刺,所到之处定是皮开肉绽。

绝望地,素依看着高高扬起的鞭子。

司钰终究不信她。

长鞭斜斜地落下,麻木感顺着鞭痕蔓延。

双唇失去知觉,呼吸变得困难,入眼的光越来越黑。

恍惚间,听到珠心的话,“既然她不肯说,可以问问她的族人呀。求皇上不要为难素依娘娘了,她已经流了好多血,好可怜啊……”

不要,不关逍遥派的事,不要牵连族人……

可是,素依的意识很快陷入朦胧。

含着泪,素依做了个美好的梦。

梦里,素依还是逍遥派的公主,天真无邪的少女。

那天,素依偷偷溜出逍遥阁,在大门前发现一个男子长跪不起。素依好奇地前去查看,那人竟然晕倒过去。

那是个绝美的男子,素依情窦初开的心噗通直跳。

偷偷地,素依把那男子藏进闺阁疗养。

那男子醒来的第一件事,竟是求逍遥派铲除妖兽,还人间一个太平,这也是他长跪不起的原因。

那个男子就是司钰,一身正气的司钰。

懵懂的素依,对司钰一见钟情。

很快,族人发现了那个在公主闺阁的男子。

逍遥派有一条预言,闯闺阁之人为大不详,将来必为族人带来灭顶之灾。按族规,司钰是要浸猪笼的。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仙冢 即可免费阅读!

素依不知哪来的勇气,竟和司钰一起走进猪笼。

最终,家主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女儿活活淹死,只把一对苦命鸳鸯逐出家门。

逍遥派说是不管素依死活,却是全力扫除天下妖兽,把司钰扶上人皇的位置。

迎娶皇后娘娘素依之日,万里结彩,普天同庆。

可成亲之后,司钰忙于国事,终日闭门不见素依。直到有一天,素依去司钰的书房送羹汤,四周无人把手,司钰正与珠心谈笑甚欢……

那个与现实吻合得丝毫不差的梦境戛然而止,素依已惊出一身冷汗。

猛然睁眼,不慎被水珠迷了眼。

原来,刚才是被冷水泼醒的。

素依发现,她自己就被挂在帝都大广场,前面是被修士制住的百余族人,围观是上万百姓,浩浩汤汤。

冷水和着空气灌入鼻腔,在心肺剧烈翻滚着,素依忍不住阵阵咳嗽。

咳嗽的颤抖,牵扯着灌入双肩的痛楚。

血,冲破凝结的血痂,顺着铁链淌下。

一串串,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开成凄凉的梅花。

素依试着发动真气。

可憋红了双颊,真气还是被铁链无情地吸走。

司钰手提炽情剑,庄严地宣布道,“逍遥派,是风雨城全城百姓中妖毒的罪魁祸首。现判处,斩立决!”

话音刚落,一百把大刀已挥起。

只是瞬间,一百人头落地!

血,染红了素依的双眸。

时间,似乎被粘稠的血液拉慢了脚步。

素依尖叫着,“不要!”

持刀的大汉们毫不动容,纷纷上前一步。

刚才砍头的一百人,大多是逍遥派的旁系末支,连丫鬟也不放过。

现在要砍头的十人,是素依的最亲之人!

“还是不肯交出解药吗?”司钰冷冷地凝视素依,没有半丝怜悯。

素依悲愤地摇头,虚弱地叫道,“司钰,你要灭我逍遥派,又怎会留我救人的机会?”

《仙冢》未完待续......

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馆长】后,输入书名:仙冢。即可免费阅读!

在【阅读馆长】回复书名:仙冢,即可免费阅读全书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