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亿”购豪宅换糟心维权 山水文园被指电梯不能用房子被水泡

 时间:2018-10-10 11:25:24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半亿”购豪宅换糟心维权 山水文园被指电梯不能用房子被水泡

“刚把泡了水的房子修好,现在整栋楼的电子智能系统又都没法正常使用了,包括一直以来物业管理上的混乱以及地下室的违规租住问题,这感受和当初开发商给我们的承诺简直是天差地别。本来想着花几千万元买的房子,房屋的装修质量和物业服务不会差,没想到最后却是天天找开发商维权。”北京山水文园小区的业主宇先生这样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而据记者了解,近期高档住宅业主维权的情况频发,相比于山水文园项目的“软性”问题,北京华润昆仑域则是“硬件”严重减配,并引发数百名业主到项目处维权。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高档住宅的各种减配,主要原因还是开发商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现在重点城市均是‘严管控’状态,尤其是限价让很多高价拿地的房企不得不选择‘成本优化’。同时,一些实力不是很强的开发商,即便某个项目赚了钱,可一旦有投资拿地上的失误,在现在的环境下,也很容易陷入困境,自然会在物业、装修等‘软性’服务上‘开源节流’,从而引发业主的不满”。

数千万元豪宅被水淹

公开信息显示,山水文园小区位于北京东南三环,目前已经开发了五期,当前在售的精装修房源,面积为401平方米至1200平方米,均价高达120000元/平方米。

而宇先生的家庭,于2016年年底花费近5000万元购入了该项目3期的两套住房。

据宇先生介绍,其2017年年初收房后,由于新房装修的味道很大,所以就打算放一放再入住,这期间还聘请了专业消除甲醛的团队,但直到第二年春节后,装修遗留的味道才大致消除。

“我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是今年4月份搬进来的,另外一套由于管道反水,到今天还没入住。原因是这栋楼空调外机管道的保温层根本没做好,所以天一冷就直接冻住了。这造成楼上业主用水,到了下面楼层会直接堵住,进而反水到我家里,把洗衣房、客卧房间一直到小前厅全泡了。我们只能把家里所有客卧的地板都拆了,全部重新安装。另外因为反水,屋子里面的护墙板吸收了大量水汽,导致其全部开裂开崩。”宇先生称,“3月份发现问题后,我们找开发商协商了十多次,直到6月份才给了我们一个合理的维修方案,9月份才算最终维修完。但说实话,重新维修出来的木饰面,和之前的颜色差别极大,现在这房子一进去就是两个颜色,跟补丁一样”。

据悉,除了家中被水泡的问题外,还有该小区业主向记者反应,其一打开中央空调的暖风,屋子里面大量的石膏边和护墙板边就会开裂,护墙板上面的铜条因为热胀冷缩都崩了出来。

“当初销售人员和我们介绍,小区的精装修费用在8000元/平方米以上,后来业主们的家里纷纷出了装修质量问题,我们请了专业的装修人员来看,说这样的装修质量,也就是每平方米1000多块的水平”。宇先生表示。

混乱的物业管理

相比精装修给业主们带来的烦恼,更让部分业主们担心的还有该小区混乱的物业管理。

“山水文园的开发商从前年售楼到现今住户已入住,23号楼18层一直被他们旗下的设计公司占用,23号楼作为纯民用住宅,被开发商挪作商用,本身就有问题,况且这导致楼里每天会有大量非住户进出,我们有邻居就经常被别人敲门,开门后发现是陌生人,这其中的安全隐患不言自明。我觉得几千万元的高档住宅,这种问题真的不应该有。”该小区另一位业主表示,“每天等电梯上下楼都要好久,另外我们楼的门禁也是坏的,一年多的时间一直没修好,外来人员一直都是随便进出”。

实际上,作为高档住宅的山水文园小区,本来是有私人入户电梯的,但从交房到现在1年多的时间,部分住宅楼的私人入户电梯一直没有启用。

“买房的时候,开发商还专门拿入户私人电梯作为宣传的噱头。我们听说是山水这边拖欠了供应商的费用,里面有一些模块没有安装完毕,所以才不能使用。造成的后果是我们业主上下楼极为不便。”上述业主表示。

此外,宇先生还告诉记者,部分住宅楼的2层地下室,也都被山水的物业公司违规占用,用以解决保安和环卫人员的住宿问题。

而北京市相关部门,近年来一直都在整治地下室群租房问题。“从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上来,里面都是烟头,味道挺不好的,另外也容易引起消防问题。”宇先生称。

对此,山水文园方面也向业主承诺,会在10月下旬前,解决地下室违规用房的问题。但在业主们看来,国庆期间毫无动作的开发商,在只剩下2个星期的时间内,其承诺恐怕很难实现。

记者也就此向山水文园相关负责人问询,但对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业主向记者反映,房间里标配的家庭智能系统根本无法正常使用,开发商虽然答应尽快修理,但根据业主从智能模块设备厂商处了解的情况,其系统无法使用,源于开发商拖欠了该公司的部分款项。“厂商告诉我们,哪怕业主掏钱自己修,我们也不能过去,只能等山水这边把拖欠的款项补上,才能过来维修。”上述业主称。

 
 
(责编:董菁、李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