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子刺向云南普洱,天鹅绒“铁拳”据理逐条反击 | 滇茶界质疑《科学世界》公信力,

 时间:2017-09-07 09:53:11来源:重播新闻网

但听到致癌一词,所有人都敏感起来。过去的观念一直觉得喝茶对身体好,便毫无顾忌地喝,突然有一天曝光说,致癌,心里总觉得难受。

 

现在是发酵茶,其他茶呢?细思极恐!

 

我国著名科普作家陶世龙曾在《南方周末》这样评价方舟子:“他就是一个喜欢说真话的人”。他长期对学术造假和学术腐败进行揭露,很多人称他有“真相洁癖”。

 

近日,一本背景及其深厚,由中科院主管与国际权威科普刊物Newton合作的知名杂志《科学世界》,突然发表《方舟子爆料:普洱茶致癌》一文,批评茶界多位知名专家学者颠倒是非,引发了茶界轩然大波,今年的普洱茶市场到底怎么了?

 

一、当前茶界很诡异

 

 

2017年的普洱市场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早前,云南省茶叶协会下发红头文件提出:“各级政府不再为老茶、山头茶、古树茶站台,”搞得人心惶惶。

 

接着,邹家驹会长忍辱负重全国巡讲,旗帜鲜明地反对消费者喝生茶,宣传“生茶不是普洱茶,长期饮用有害健康,甚至引起月经不调等言论。结果在大连被十数人砸场子,要武斗邹会长。

 

如今,著名科普学者方舟子又爆料“普洱茶致癌”,矛头直指我国著名茶学家,茶界唯一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宗懋老先生,尘封已久的"普洱茶致癌"谣言再起。

 

 

二、《科学世界》发表的“普洱茶致癌”原文如下:

 

作者:方舟子

 

我从小养成了喝茶的习惯,但是有一种的茶我是从来不喝,那就是普洱茶。首先是因为喝不惯,号称很好、很贵的普洱茶在我喝来都有一股发霉的味道。其次是出于健康的考虑。普洱茶的发酵、储存,各种有毒真菌及易生长,所以容易污染黄曲霉素、伏马毒素、呕吐毒素等各种真菌毒素。这些毒素中最著名的是黄曲霉素,它是最强烈的致癌物之一。那么,长期喝普洱茶,是不是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呢?

 

有这种担忧的当然不只是我一个。网上一直有传言喝普洱茶会致癌,茶业专家也一直在媒体上“辟谣”。有一个茶叶方面的老院士经常说,普洱茶里是不会含有黄曲霉素的,因为只有对人体有益的真菌才会在普洱茶里生长,有害的真菌是不会的。说得好像普洱茶特别智能,能够帮人分辨、选择真菌的好坏似的。

 

还有个台湾来的茶叶教授,承认所有的普洱茶不管是用什么工艺生产的,通通含有大量的霉菌,但是,只要经过80℃水的浸泡,霉菌数都变为零,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个台湾茶叶教授是在偷换概念。人们并不是担心喝普洱茶会被霉菌感染,而是担心霉菌毒素对身体的危害。80℃的水可以杀死霉菌,却不可能让霉菌毒素失去毒性,黄曲霉素要280℃的高温才能让其失去毒性。

 

普洱茶涉及到巨大的经济利益,这些利益相关方的说辞都不能轻信。还有的为普洱茶辩护的人,未必有利益在里头,只不过没有科学素养又喜欢想当然。比如某网站有一个食品安全方面的科学顾问,最近在网上发了篇文章,“科普”为什么不用担心普洱茶里的黄曲霉素污染,列举了3条理由:

 

真正品质优良的普洱茶几乎不可能出现黄曲霉毒素污染;普洱茶每次用量很少,大约只有5~10克;黄曲霉毒素不溶于水,因此在泡茶的时候,毒素不会全都进入茶汤,而大家喝茶的时候也不会把茶叶吃进去。

 

这些理由貌似有理,其实都经不起推敲。普洱茶的品质好坏是根据品种、风味、存放时间等因素评出来的,跟有没有黄曲霉素没有关系,普洱茶在上市前并没有做过黄曲霉素的测定,怎么知道品质优良的普洱茶就不含黄曲霉素?年代久远的普洱茶会被认为品质优良,而这样的茶恰恰是污染黄曲霉素的风险更高。普洱茶每次用量5~10克,这个量是多是少,取决于其中真菌毒素含量的高低,没有任何数据,怎么就能说这个量少到不足为虑?何况茶通常是天天喝的,会积少成多。黄曲霉素不溶于水,但是在冲泡过程中因为细胞脱落等原因,黄曲霉素同样能进入茶汤中被人喝进去,也不能因此就觉得无所谓。

 

所以这些为普洱茶辩护的说辞都是不足为凭的,关键是要有证据。有没有证据表明市场上卖的普洱茶含有黄曲霉素呢?有的!

 

 

2010年,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人员抽查了广州市场上的70份普洱茶样品,100%被检测出黄曲霉素,100%被检出伏马毒素和呕吐毒素,其中90%呕吐毒素的含量超出了标准规定的限值(1毫克/千克)。

 

2012年,南昌大学一名食品工程硕士研究生重复了广州疾控中心的研究,结果也和广州疾控中心研究结果一致,从南昌市场采集了60份普洱茶,100%被检测出黄曲霉素,其中7份超标。100%都查出了伏马毒素和呕吐毒素,其中41份呕吐毒素超标。

 

可见市场上普洱茶普遍含有黄曲霉素和其他真菌毒素,有的含量还非常高。那么在喝茶时这些毒素有没有可能被喝下去对人体造成危害呢?能!

 

 

2012年安徽省马鞍山市中心医院肾内科报道了一个病例,一名患者每天喝10克普洱茶,喝了一个多月后,发生黄曲霉素中毒导致急性肝损害。这名患者喝的普洱茶中黄曲霉素的含量超过了30微克/千克。仅这个病例就足以说明即使每天只用10克普洱茶,即使黄曲霉素不溶于水,普洱茶中的黄曲霉素同样能够进入人体造成伤害。急性的伤害容易发现,慢性的伤害,例如致癌,就是无形的了,不容易发现。因为不容易发现,就想当然地叫大家不要担心,这样的所谓“健康科普”,是害人的伪科普。

 

以上发表自中科院主管的《科学世界》杂志

 

三、专家学者各抒己见,愿茶界充满爱与关怀

 

林治教授谈老茶安全问题:

 

这是对嗜好老茶人的善意提醒,为了长见识或个人嗜好,品品老茶,品味历史,未尝不可,但是常识告诉我们常喝老茶还是有一定的风险。

 

请君想一想,茶叶是营养丰富的物体,从生物工程学的角度看他是各种微生物的优质培养基,只要温湿度适宜,各种随机散落到老茶上的微生物都会大量繁殖,空气中什么样的微生物都有,凭什么说在几十年的存放过程中只有益生菌能在老茶中繁殖,而对人体有毒有害的微生物都不繁殖?

 

现在《老茶文摘》等有关部门拿出了检测的科学数据,这是善莫大焉!希望这组数据能让推崇老茶的人清醒。个人饮食嗜好任何人无权反对,但是宣传是必须实事求是,防止主观片面,更不可为了私利而有意误导。希望大家珍爱生命,相信科学!/林治教授(著名茶学家、中国高等院校茶文化教材编委会主任、西安六如茶文化研究所所长,论著众多)

 

 

茶友呼声:

 

方舟子爆料“普洱茶致癌”后,茶界一片哗然,大家义愤填膺,这次普洱茶是真摊上大事儿了!

 

“砖家”们说:“喝普洱茶绝对不会致癌”,完全是在混淆概念,或者说连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有分清楚。

 

不致癌就等于健康吗?就能无选择性地乱喝了吗?这完全是两种概念,比如发霉腐烂变质的食物,如肉类和大部分蔬菜,应该也不会存在致癌物,但食用之后很可能导致腹泻呕吐或者其它消化功能疾病,或者存在其它健康隐患,这玩意儿它不致癌,但你敢吃下去吗?整片发霉的茶叶,看起来极其恶心,这东西你说没事,可以放心喝,谁信呢?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读者DBC

 

反方:

刺向云南普洱,天鹅绒“铁拳”据理逐条反击 | 滇茶界质疑《科学世界》公信力,挺闽茶也不该黑普洱茶呀

来源: 停云君(停云诗话)

靠攻击中医药、力挺转基因爆得大名遭国内封杀的方舟子,在中国互联网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后,因一篇科普文章低调归来。只不过这次他借用的平台是科学世界微信公号,锁定的攻击目标是风行天下的云南普洱茶。

 

2017年7月14日,科学世界刊载了方舟子撰写的一篇科普文章《喝茶能防癌还是致癌?》(点击蓝字标题查看原文)。该文先从喝茶是否防癌说起,通过科学临床试验结果做了如下推论——

 

虽然有很多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都表明喝茶能够防癌,但流行病学调查和人体临床试验的结果却不一致。这种不一致性可能与使用的实验材料不同有关。不同的茶叶种类(不发酵的绿茶、全发酵的红茶还是部分发酵的乌龙茶)、茶叶用量、制造方法、饮用方式都能让茶中的成分发生很大的变化,从而让调查和试验结果难以一致。而且,人们通过喝茶摄入的多酚类物质含量是很低的,要比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使用的量低1~2个数量级,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人喝茶的防癌效果不像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那么明显。所以在目前,我们无法建议靠喝茶来防癌。

 

方舟子随后宕开一笔,说喜欢经常喝烫茶水容易导致食道癌,有此习惯的英国妇女食道癌患者是正常人的三倍,所以他建议不要喝烫茶汤。方再随后笔锋一转,先表扬了自己福建老家的乌龙茶和武夷岩茶一番,最后才拿黄曲霉素说事,并直接向普洱茶亮出了方氏“科普毒剑”——

 

如果茶叶制作或储存方式不当,也有致癌风险。我从小养成了喝茶的习惯,每天都要喝功夫茶,主要是喝老家产的乌龙茶,包括铁观音和武夷岩茶,偶尔也喝绿茶、红茶,但是有一种茶我是从来不喝的,那就是普洱茶。首先是因为喝不惯,质量号称很好、很贵的普洱茶在我喝来都有一股发霉的味道。其次是出于健康的考虑。普洱茶和其他茶的制作工艺不同,属于后发酵茶,传统的做法是把毛茶堆在厂房里,喷上水,任其自然发酵,据说放的时间越长,年代越久远,品质越好。现代工艺在卫生环境方面有些改进,但是大同小异。普洱茶还有所谓生普和熟普之分,生普号称是在自然状态下陈化的,没有像熟普那样经过渥堆发酵处理,但是同样会在存放时发酵,只不过过程比较缓慢、需要的时间比较长而已。在这种发酵、储存条件下,各种有毒真菌也容易生长,所以普洱茶中容易污染黄曲霉素、伏马毒素、呕吐毒素等各种真菌毒素。这些毒素中最著名的是黄曲霉素,它是最强烈的致癌物之一。那么,长期喝普洱茶,是不是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呢?


有这种担忧的当然不只是我一个。网上一直有传言喝普洱茶会致癌,茶业专家也一直在媒体上“辟谣”。例如有一个茶叶方面的老院士经常说,普洱茶里是不会含有黄曲霉素的,因为只有对人体有益的真菌才会在普洱茶里生长,有害的真菌是不会的,说得好像普洱茶特别智能,能够帮人分辨、选择真菌的好坏似的。还有个台湾来的茶叶教授,承认所有的普洱茶不管是用什么工艺生产的,通通含有大量的霉菌,但是,只要经过80℃水的浸泡,霉菌数都变为零,所以大家不用担心。这个台湾茶叶教授是在偷换概念。人们并不是担心喝普洱茶会被霉菌感染,而是担心霉菌毒素对身体的危害。80℃的水可以杀死霉菌,却不可能让霉菌毒素失去毒性,黄曲霉素要280℃的高温才能让其失去毒性。

 

方舟子刀笔的厉害之处,在于擒贼先擒王,直接点七寸:先质疑某食品安全科学顾问认为普洱茶黄曲霉素无害的三条理由,然后抛出或者说是为普洱茶的产销下了一个套:普洱茶上市前为何不做黄曲霉素测定?

 

普洱茶涉及到巨大的经济利益,这些利益相关方的说辞都不能轻信。还有的为普洱茶辩护的人,未必有利益在里头,只不过没有科学素养又喜欢想当然。比如某网站有一个食品安全方面的科学顾问,最近在网上发了篇文章,“科普”为什么不用担心普洱茶里的黄曲霉素污染,列举了3条理由:真正品质优良的普洱茶几乎不可能出现黄曲霉毒素污染;普洱茶每次用量很少,大约只有5~10克;黄曲霉毒素不溶于水,因此在泡茶的时候,毒素不会全都进入茶汤,而大家喝茶的时候也不会把茶叶吃进去。

 

这些理由貌似有理,其实都经不起推敲。普洱茶的品质好坏是根据品种、风味、存放时间等因素评出来的,跟有没有黄曲霉素没有关系,普洱茶在上市前并没有做过黄曲霉素的测定,怎么知道品质优良的普洱茶就不含黄曲霉素?年代久远的普洱茶会被认为品质优良,而这样的茶恰恰是污染黄曲霉素的风险更高。普洱茶每次用量5~10克,这个量是多是少,取决于其中真菌毒素含量的高低,没有任何数据,怎么就能说这个量少到不足为虑?何况茶通常是天天喝的,会积少成多。黄曲霉素不溶于水,但是在冲泡过程中因为细胞脱落等原因,黄曲霉素同样能进入茶汤中被人喝进去,也不能因此就觉得无所谓。

 

方舟子随即引用了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关人士2010年的一次市场抽检结果,反击国内有关专家们的“普洱茶黄曲霉素无害论”,并痛斥这类所谓的专家挺普洱茶的“健康科普”是害人的伪科普。

 

所以这些为普洱茶辩护的说辞都是不足为凭的,关键是要有证据。有没有证据表明市场上卖的普洱茶含有黄曲霉素呢?有的。2010年,广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人员抽查了广州市场上的70份普洱茶样品,发现全都能检测出黄曲霉素,其中有8份黄曲霉素的含量超出了中国谷物标准规定的黄曲霉素限值(5微克/千克)。同时还查出了所有普洱茶样品都含有伏马毒素和呕吐毒素,其中有63份呕吐毒素的含量超出了标准规定的限值(1毫克/千克)。2012年,南昌大学一名食品工程硕士研究生重复了广州疾控中心的研究,结果也和广州疾控中心研究结果一致,从南昌市场采集了60份普洱茶,全都能检测出黄曲霉素,其中7份超标。也全都查出了伏马毒素和呕吐毒素,其中41份呕吐毒素超标。

 

可见市场上普洱茶普遍含有黄曲霉素和其他真菌毒素,有的含量还非常高。那么在喝茶时这些毒素有没有可能被喝下去对人体造成危害呢?能。2012年安徽省马鞍山市中心医院肾内科报道了一个病例,一名患者每天喝10克普洱茶,喝了一个多月后,发生黄曲霉素中毒导致急性肝损害。这名患者喝的普洱茶中黄曲霉素的含量超过了30微克/千克。每天才喝10克普洱茶,属于那位“科学顾问”所谓用量很少的范围,也不是把茶叶吃进去的,摄入的黄曲霉素的量都已高到了急性中毒,何况是低量摄入导致的慢性损害?仅这个病例就足以说明即使每天只用10克普洱茶,即使黄曲霉素不溶于水,普洱茶中的黄曲霉素同样能够进入人体造成伤害。急性的伤害容易发现,慢性的伤害,例如致癌,就是无形的了,不容易发现。因为不容易发现,就想当然地叫大家不要担心,这样的所谓“健康科普”,是害人的伪科普。

 

幸好没有类似大学毕业生李文星死于传销这样的爆点新闻事件支持,所以方舟子此文目前尚未成为国内自媒体广泛关注的焦点,否则必然引爆消费者对云南普洱茶的又一轮信任危机。上一轮普洱茶危机源于利欲熏心的不良商家炒作天价普洱茶,结果引发过度投机积累了大量市场泡沫,最后被《中国新闻周刊》一篇深度报道率先戳破,导致虚高的普洱茶价格体系崩盘。停云君在此既不便妄自揣度方舟子这篇科普文章何以能堂而皇之登上严谨的科学世界,也不敢由此推定这背后就一定有挺福建乌龙岩茶倒云南普洱茶的某种商业力量作祟,但其文章内容观点确实是石破天惊耸人听闻,想必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关于方舟子这篇普洱茶科普文章的信息,停云君是在浏览昆明茶叶协会会员驿站群时发现的。随后停云君搜索到国内的知识分享网知乎网上,有一个关于普洱茶是否富含黄曲霉素的常识问答帖。知乎注册省份显示,问题的回答者黄微是从事食药检验的专业人士。他是这样直接回答网友提问的:普洱茶不会富含但可能含有少量的黄曲霉毒素。


黄曲霉毒素的生成条件是黄曲霉作用的基础物必须是含有蛋白类、糖、脂肪为主的物质,如大米、玉米、面粉(含糕点饼干面包等)、食用油、花生、坚果等。虽然普洱茶也有极少量的蛋白、淀粉和脂类物质,但它含量实在太少。并且,在发酵过程中,普洱茶里少得可怜的蛋白质被水解成氨基酸,微量的淀粉又被转化为碳水化合物,更少的脂类物质在厌氧发酵中由于多酶体系的作用转化为醇类物质,成了芳香类物质的一种。


由于缺少转化黄曲霉毒素的物质条件,因此,普洱茶几乎不可能出现黄曲霉毒素。其实,不仅是普洱茶,几乎所有的茶类都如此。一个佐证就是世界卫生组织自1993年至1995年先后对多种食品可能造成黄曲霉毒素污染发出警告,唯独没有对茶叶类发出类似的警告。我们经常说茶叶是低热量的饮品,不是我们的加工工艺有多么了不起,而是茶叶本身就缺少产生热量的如蛋白、糖类、脂肪这些物质。


那为什么会有普洱茶被检出黄曲霉毒素的例外呢?这就要从普洱茶的贮藏条件说起。普洱茶的贮藏有干仓贮藏和湿仓贮藏两种。


干仓贮藏是指将普洱茶存放于干燥、通风、湿度小的仓库环境里进行贮藏。一般干仓茶叶在温度、湿度适中、通风透气、清爽无杂味的环境下发酵陈放,属于自然的陈化过程,保存了普洱茶的本质真性,也增加了品茗的价值。


湿仓贮藏是指将普洱茶放置于湿气较重的地方(如地下室、地窖),以加快其发酵速度。由于空气中相对湿度较高,容易产生陈泥或霉味,但是陈化速度要比干仓普洱快。湿仓贮藏其实被认为是一种能加速普洱茶发酵的"激进方法",虽然能在短时间内将茶叶发酵好,但却违反茶叶内质自然氧化发酵的规律,各方面的品质没有干仓贮藏的普洱茶好。


在湿仓贮藏中,由于高温高湿的条件,容易导致微生物的繁殖(包括黄曲霉),倘若茶叶中残存营养物质,那么就容易滋生黄曲霉菌,进而产生黄曲霉毒素。还有一种可能,由于湿仓仓库中外来营养物质的“误入”,导致其产生的黄曲霉毒素转移至普洱茶,使普洱茶被污染。


综上所述,普洱茶在干燥环境下自身能够产生黄曲霉毒素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在高湿度的条件下则另当别论。

 

停云君看到黄微“高湿度的条件下则另当别论”的说法后,立马想到可怕的广州回南天,高度怀疑方舟子文章引证的广州市普洱茶抽检出黄曲霉素超标大概率与此有关。方舟子此文对云南普洱茶市场可能造成的伤害,当然立马就引起了普洱茶界的高度重视。在科学世界发布方文三周之后,2017年8月3日茶语网刊载了一篇署名天鹅龙铁矿的文章《方舟子说“喝普洱茶致癌”,我们在他所谓科普文中找到五大笑点!》(点击蓝字标题查看原文),首先对方舟子其心可诛的动机进行了嘲讽,然后对方舟子“科普文章”的观点进行了逐一批驳,列举了其文章五大笑点,尤其是对方文引证其观点的广州普洱茶抽检结果,进行了釜底抽薪式反制——

 

方舟子文章用其惯常的科普手法,探讨了喝茶是否有神奇的保健养生功效。他的答案是非但没有,而且喝普洱茶甚至能致癌。事实上,关于普洱茶致癌的说法并不新鲜。早在2012年3月,就有一个ID名叫“人体工程学教授李建军”的人在微博上爆出过普洱茶致癌的信息。之后,在部分大V的转发下,论争迅速升级,成为一个热点事件。但是没想到,事隔5年零5月之久,方舟子居然会旧事重提,科这么一个老普。可能的解释一是最近崔永元在“反转”路上节节败退,方舟子寂寞了;二是弥补当年没能参与论战的遗憾。


就连他援引的那篇《广州某茶叶市场普洱茶中多种生物毒素污染现状调查》的作者之一也声明:“认定一个物质是不是致癌,它是有很严格的一个依据,首先最重要是人群的流行病的资料。我查了一下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它在公布的400多种致癌物或者可能致癌物以及可能致癌的生活方式里,并没有喝普洱茶以及普洱茶产品这种说法。只是根据自己的判断,看到有霉变然后就说致癌,这种是不科学的,或者说是错误的。”

方舟子这篇所谓的科普文章经不起推敲的地方还很多,尤其是关于普洱茶的部分差不多到了荒谬的程度。而茶语网写这篇文章也不是为了给方舟子纠错(也没必要,他认为自己永远是正确的),只是为了说明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方舟子还是少动嘴,少以科普的名义制造一些伪科学为好。

 

停云君对比了一下方舟子文章和天鹅绒铁矿石文章的阅读量:迄至2017年8月4日中午,科学世界的方文在三周之内阅读量累计达1.87万人之多,222人点赞;茶语网天文在两天之类的阅读量是0.85万人之多,42人点赞。但这两篇文章的传播效能显然不在一个层面,科学世界是享有较高学术声誉的主流科普媒体,受众更容易相信其发布的文章观点;茶语网属于行业圈子自媒体,其受众主要是茶圈人士,不容易认同方舟子的观点。但可以肯定地说,如果云南普洱茶界对方文不予以重视并采取理性有效的应对措施,方文对云南普洱茶造成的负面影响,还会在互联网上持续发酵。

 

停云君以为,方文事件背后其实是中国茶叶消费市场各大茶系的复杂博弈,因事关普洱茶为代表的滇茶集体声誉和商业利益,故兹事体大决不可掉以轻心!众所周知,绿色生态概念,一直是滇茶近年来的最大卖点,尤其是山头古树茶。但对制作普洱熟茶所采用的渥堆发酵工艺,其安全可靠性似乎一直存在争执。如果普洱熟茶厂商对生产环节把控不严反复爆出质量问题,无疑会给国内其他茶系的商业力量,不断提供做空普洱茶的口实。

 

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抵消方舟子文章对云南普洱茶已经造成的不良影响,最好的应对之策还是对接科学世界公号的运营方,请求允许针对方舟子的文章展开学术探讨,并约请有相当社会影响力的专业人士,专门为科学世界撰写严谨的普洱茶科普文章,与方文进行商榷乃至对方文进行反驳。没有正本清源令人信服的科研结论长期支撑和维护,云南普洱茶的品饮安全问题,就一定会因为国内各大茶系之间的市场竞争,陷入周而复始的众议陷阱。